何璐韡
   姚雯/漫畫
  暑假來臨,北京的家長黃倩(化名)告訴記者,由於夫妻倆工作忙,沒時間照看兒子,就給他報了書法班和跆拳道班,還找了大學生家教,每天對練1小時英語。當記者問及對家庭教育立法的看法時,她笑道:“家庭教育還需要法律規範嗎?現在家家望子成龍,都下足了力氣來養育孩子,還需要國家來教我們怎麼教孩子?”家庭教育是否需要立法?記者近日對此進行了深入採訪。
  家庭教育服務市場有待法律規範
  身邊有很多像黃倩這樣為了培育孩子不惜心力、精力和金錢的父母,他們期望孩子考高分、上名校,對補習班、興趣班趨之若鶩,推崇名人父母、“狼爸虎媽”的經驗。《舌尖上的中國2》介紹了一位“陪讀媽媽”,為了照顧女兒學琴客居異鄉五年,連生病的老人都無暇侍奉。不少人質疑,舉全家之力甚至犧牲正常家庭生活來培養孩子,將孩子本該擁有的豐富多元的家庭生活削減得只剩下學習,是否符合孩子全面健康成長的需要?這種單向度教育模式下成長起來的孩子能否順利融入社會,提升整個國家在國際上的競爭力?
  有人想方設法利用教育資源,還有一些孩子並沒有這麼“幸運”,處於教育資源的“貧困”狀態。據統計,我國現有7000萬留守兒童,他們普遍缺乏有效監護,遑論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
  北京市海澱區法院在辦理未成年人案件中發現,問題少年的家庭教育大多存在問題,未成年人犯罪與其家庭監護缺失、父母教育方式不當有著密切關係。因此,該院專門開設了親職教育課堂,對失足少年的父母進行指導,傳遞“合格的父母不是天生的;家長好好學習,孩子才能天天向上”的親職教育理念。
  中華女子學院法學院教授、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副秘書長林建軍表示,家庭教育對未成年人的行為習慣、性格、品質有著重要影響,但是我國家庭教育的現狀堪憂。她認為當前家庭教育領域存在兩大問題:一個是父母或其他監護人存在的問題,突出反映在“養而不教”、“重養輕教”、“教而無方”等方面。很多父母想把孩子教育好,但不知道怎麼下手,往往想當然或盲目照搬別人的經驗,還有些家長為了生計疲於奔波,無暇顧及子女的教育。另一個問題是家庭教育服務市場極其混亂。我國的家庭教育服務市場有很大需求,但是很多開辦家庭教育服務機構沒有資質的要求,相關從業人員沒有資格要求,這好比沒有接受過駕校培訓就上路的“馬路殺手”。“因此,我們希望國家為家長提供科學系統的指導和幫助,為家庭教育服務市場確立準入門檻和必要的規範。”林建軍說。
  家庭教育立法論證項目組已擬定立法建議稿
  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婦聯向全國政協提交了一份關於家庭教育立法的提案,籲請全國人大將家庭教育促進法列入立法規劃。該提案獲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婦聯副主席趙東花等20多名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聯名支持。趙東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相對於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我國缺乏系統的促進、支持家庭教育事業的法律與政策,家庭教育的法律地位得不到確認,家庭教育的服務、指導、管理等支持系統既不健全也不規範,亟待立法規制。
  早在2010年,為貫徹落實《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B2020年)》,教育部政策法規司與全國婦聯兒童工作部已經聯手啟動家庭教育立法論證項目。據該項目總負責人、中華女子學院副院長李明舜介紹,自2012年開始,經過為期一年多的調研、座談、內部討論和六次修改建議草案,目前已將家庭教育立法建議稿遞交全國婦聯和教育部審核討論。
  “項目組深入城市和農村地區,圍繞公眾對家庭教育立法的態度、認知、服務需求等問題進行了問卷調查,並對兒童、家長和家庭教育從業人員進行了走訪。調研結果顯示,經濟欠發達地區對家庭教育立法的認同度更高,大部分受訪者在家庭教育過程中面臨的困難是缺乏相關知識和經驗、缺少獲得幫助的機構,沒有得到如何與孩子相處、正確的教育方法等方面的指導建議,這種情況在農村和文化水平不高的家長中尤甚。”李明舜說。
  然而,家庭教育一向被認作是私事,提到國家層面不免遭到諸如“法不入家門”之類的質疑。作為家庭教育立法建議稿撰寫組的牽頭人,林建軍向記者解釋了有關家庭教育立法的兩個概念。首先,家庭並非單純的私屬領域。家庭教育既事關家庭成員,特別是未成年人,更事關國家民族的競爭力,是具有重要的公共利益性的社會公共事務,它既涉及私益,也涉及公益。林建軍說:“少年強,家庭才能強,國家才能強,這三者不能割裂。”未成年人既需要家庭私育,也需要國家公育。其次,國家介入並不是替代父母成為家庭教育的實施主體,而是為家庭教育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務,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權利的實現,提供多元化全方位的專業服務和必要指導,同時對家庭教育服務的提供者設置相應的行業規範和準入機制。
  記者看到,立法建議稿中還針對留守兒童、流動兒童、殘疾兒童等困難家庭的孩子制定了特別促進措施,希望從法律層面加強對這部分孩子家庭教育的指導和幫助。
  代表認為家庭教育立法時機尚未成熟
  全國人大代表、遼寧省遼陽第一高級中學教師王家娟肯定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但她認為家庭教育立法時機尚未成熟。“家庭、學校和社會是教育體系中相互聯繫的三個重要平臺,其中,家庭教育尤其重要,決定了孩子的啟蒙教育質量,是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的重要基礎。家庭教育立法很有必要。”但是,她認為全國人大要慎重對待家庭教育立法,因為立法需要投入很多社會資源。“全國人大已經開展調研十多年的學前教育法至今都尚未出台,可見家庭教育立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王家娟認為,我國有多部法律規定了父母教育子女的義務和責任,比如婚姻法、義務教育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所以,現在的問題不是無法可依,而是既有的法律得不到較好的執行。她建議國家加強執法監督,提升公民守法意識,加大懲治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懲處力度,同時,完善社會保障和福利體系,為困難家庭的孩子提供更多的扶持幫助。“我國大約有3.2億未成年人,如何切實保護我們祖國的花朵健康茁壯成長?這不是家庭教育單方面的問題,而是家庭、學校、社會的共同責任。”
  全國人大代表孫曉梅在今年的全國人代會上也提交了關於制定家庭教育促進法的建議。她提交這份建議的出發點源自對中國社會現狀的觀察。“中國現代社會非常缺乏家庭觀念,傳統社會還有家的觀念、家的文化,但如今都被當作糟粕拋棄了。如果我們只是一味地追求社會經濟發展,而不重視家庭觀念,這對國家民族的長遠發展是不利的。我希望通過呼籲出台家庭教育促進法,提升國民的家庭意識。”
  為了呼籲社會對家庭意識的重視,孫曉梅在上一屆任期內就向全國人大提出了在中小學開設家庭學科的建議。“家庭是社會的基礎,在全社會形成良好的家庭意識關係著國家民族的發展。在學校開設家庭學科,向孩子們講授生活常識,教他們如何與家庭成員相處,這能幫助他們形成家庭意識,也能提高國民的生活品質,推動整個社會形成良好的人際氛圍。畢竟伴隨人一生的是家庭生活知識,而不是物理公式、化學方程式。”
  孫曉梅對本屆全國人大出台家庭教育立法並不樂觀。她告訴記者,該建議至今尚未收到有關部門的答覆,如果有關部門給出不能納入立法規劃的答覆,她也表示理解。因為她認為相關立法條件暫時還不成熟。她希望在出台家庭教育促進法之前先對婚姻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進行修改,將家庭意識納入進去。
  據林建軍介紹,深圳、上海、重慶等地已率先開展了家庭教育立法實踐,形成了眾多寶貴經驗,此外,我國臺灣地區也在2003年頒佈了家庭教育法,在促進家庭教育科學發展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可供借鑒。然而,倡議多年的家庭教育立法為何至今未能得到應有的重視?林建軍認為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觀念的問題,很多人認為家庭只具有私屬性;再比如,基礎研究還不夠深入,目前家庭教育立法領域的專家還比較少。但林建軍也欣喜地發現,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專家學者、社會機構以及政府部門重視並研究家庭教育。她希望,隨著理論研究的深入化和地方實踐的普遍化,家庭教育促進法能儘快納入全國人大立法規劃。  (原標題:家庭教育是否需要法律規範)
創作者介紹

世貿

uhnj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